漂流

Dear Dream:

星期六下午我骑着机车载着表弟闲晃
在我所不熟悉的高雄市

2002年11月9日下午的高雄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在接近冬天的11月里,南台湾的太阳不再如仲夏一般毒辣
这样的阳光刚好,
刚好适合骑着机车在陌生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到处的闲晃

就算表弟是高雄人也不熟悉高雄的路
大概因为他是个标準的都市小孩
所以就由我来掌舵吧
90cc的摩托车是我们的小船
反正没有目的地,
就随着我今天的心情在车来人往的都市中漂流

说没目的地却又似乎不全是那样
当我看到十全路两旁陌生又熟悉的行道树
五年前也是接近这时候,一个早晨清晰又模糊的印象
舅载着我往梦想前进
在这两行行道树下,我深深吸了一口早晨的空气

可以的话,就往那里去吧。

骑了车在高雄市里游蕩才这幺觉得
整个高雄似乎给爱河和铁道给割成了好几块
过了桥穿过爱河之后,又到了铁道旁
铁道旁宽广又笔直的道路一直通向远方
车子很少,四个女孩骑着脚踏车就在不远的前方
路旁的公园冷冷清清的,说不定从来都没有热闹过
『好厉害喔!骑脚踏车』经过了那四个女生后,表弟这幺说
『要不要跟她们打招呼啊?』
『不要!』
『不然我慢下来先让你回头看看她们长的怎样』
『不要!好丢脸喔』

我在路口转弯,越过铁道,朝山的方向去

鼓山区想是住宅区聚集的地方
车子少了,也安静多了
突然决定往一条幽静的小巷子里钻进去
只容一辆汽车通过的小巷子,两旁都是有各自小院子的住家
住家各自在他们的院子里种满了花草树木
好安静。
我们是不速之客,机车的引擎声划破了这里的宁静
空气中轻轻飘散着桂花香。
『他们的墙好矮,小偷来一翻就翻过去了』表弟这样为他们担心着

『以后等我有钱买房子,搬来这边住也是不错的。』
出了小巷之后,他又下了这样的决定

一直沿着山边的道路走
看到往山上走的路牌才知道这是寿山
路牌上写着往『万寿山动物园』和『忠烈祠』
就往山上走吧

不去动物园也不去忠烈祠
我们在通往元亨寺的阶梯前停了下来
因为表弟说他没爬过那幺高的阶梯
我告诉他等他再大一点,高中或大学和朋友去旅行的时候
可以去九份爬鸡笼山,有一千多层的阶梯
然后往事的回忆就开始在脑海里放映起来
九月的夏末傍晚
胖胖爬到第三个凉亭就不行了
我们一伙人攻顶成功时,雾已经笼罩了整个山顶
往外望,九份在傍晚的雾里

不进去元亨寺
爬完了阶梯我们就在杂货店旁的棚子坐了下来
杂货店也兼卖如咖啡店一般的茶饮
如咖啡店一般价格的凤梨果茶,口味实在教人不敢领教
坐在棚子下,凉爽的风轻轻拂面而来
透过树丛中往山下望去
有大楼耸立车来人往忙碌的高雄市,还有,海

是了,中山大学就在附近了

『背靠着柴山,拥抱白沙湾,眺望大海
山的另一头是热闹的城市
这一头是宁静的校园
我很喜欢这里。』
五年前我是这幺对这里的系主任说的

『你把我们这里形容的太好了』
他这幺微笑的回答我

星期六的中山大学好热闹
想是校方精心规划过了,连停车场都要收费了
而且即使如此还是停满了车辆
四处不是举家来郊游的人们,就是死党情侣们坐在岸堤边聊天嬉戏
没预料到竟然会是这样热闹
五年前来的时候明明好安静的
没停下来,一直往山上走
表弟看看了中山的校园,看看了白沙湾,看看了海
对我说:
『大学都是这样的吗?我愈来愈想来大学了!』

在半山腰上的文学院大楼前停了车
去福利社买了饮料
我和表弟坐在不会被太阳晒到的阶梯上
这栋大楼不知道什幺时候盖好的
冬天要到了,沙滩似乎给封了起来
远方的海面上停了艘大船
再过去是午后三点的蓝天。
五年前来这里的时候文学院还在山下
中间院子有一颗大树长的有五六楼那幺高
在五楼的阳台上伸了手就可以拉到树枝

那天的天气真是要命的好
为了面试服装整齐特别穿了长衬衫
真的好热啊
和我一起来甄试机械系的阿富一直在模拟着等下跟教授见面时要说什幺才好
他看我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为我看起来怎幺都不会紧张
我对他笑了笑

『没什幺好紧张的啊,我正朝着梦想前进』我在心里对他这样说

『唸大学好吗?』
念国三正面对着升高中压力的表弟这样问我
『很好啊!你会认识很多和你兴趣相同的朋友,你们会一起唸书一起去玩生活在一起。』
『那要怎幺找到兴趣相同的朋友呢?』
『你可以去参加喜欢的社团啊!在那里你会认识很多人。还有很多方法,大学生活是多采多姿的』

突然想起那一群我的朋友们
不会勾心斗角,没有心机,单单纯纯的朋友们
他们还有那时没了梦想的我一直在回忆里欢笑着

靠近海边的关係
阶梯旁的不鏽钢栏杆都长鏽了
我和表弟站在大门深锁的文学院门前
五年前面试完之后,我想我是铁青着脸出了门
阿富看了我之后体贴的和我约定
『嘿!这里真是个好地方。我们一起约定就算用考的也要考进来好不好?』
只是我却迟疑了没有回答他
如果五年前继续朝着那时候所谓的梦想前进
今天的我不知道会变成怎样的我?

『我们去买森永牛奶糖吃吧!我还没吃过优格口味的』
我跟表弟这样说

如果现实更近了,梦想更远了
那该怎幺办才好呢?

那幺,就回家吧。

出了大门,回到大街上
通往校园的隧道似乎正在整修
我在隧道前的校门口看到了熟悉的的身影
那是五年前的我
离开了宁静的校园出了隧道站在校门口面对着热闹的都市
迷失了自己徬徨不知所措的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