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能做的

今天从一个学生的手中拿到一份礼物 里面有他们乐团的CD 第二本书 还有一张写给
松隆子的卡片 九一一的回顾画面重複在新闻节目中上演 播放着父亲失去亲爱女儿的
泛红眼眶 先生被夺去妻子的颤抖声音 我竟必须将自己切割成喜悦及哀悼两部分 一
半给自己 一半给这个充满不幸的月份

班上换了新的化学老师 明年要退休的王牌 说我们班非常有潜力 是他教了几十年来
从未碰过的班级 我以为我听错了 这不太像是我们班 那个上课爱听不听 老拿白眼
望着老师 扯开话题就拉不回来 只有国英数成绩勉强上檯面的班级 我也不知道是怎
幺一回事 这些毛头小子暑假被我嘈唸的讨厌死我了 现在居然是王牌老师口中的绩优
股 真是奇怪了

 

到那儿之后记得写个卡片来 我没去过那个城市 不过想当然尔必定蕴含着丰富的文化
宝藏 那儿的天气是否与那个温泉城市一样的天青水明呢 早上望着妳挥手的模样 想
到再见面就是一年后 感觉有些空虚 还好是一年吧 如果真嫁到远方去 我还真不知
道该怎幺送妳

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