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岛手记】之十二

例假日。

跟老骆还有几个比较熟的同学一样到了市区的民宿。老骆看起来有点闷,
才刚进民宿就开始找台啤来喝。大概是跟女朋友有点僵吧。我不想问,毕竟当
兵的男人与站岗的女人都是很辛苦的。

再过几天就要返台了。这次返台也不知道要做些什幺。其实每次放假做的
事情真的都差不了多少,只是在放假的时候束缚感觉比较少一点而已。想想来
到P倒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熟悉的地方却没多少。穿着军服果然是一种束缚
啊,要限制的不仅是思想,也包括行为。

老骆赤裸着上身,似笑非笑地看着银幕里赤裸的女体。性在人类的生命里
算是最基本的欢愉或慾望吗?我不知道。但是对于军人而言,却似乎是一种调
剂。当然啦,军人最重要的还是战争,没有战争,哪来的军人?

「你知不知道什幺叫做WWW?」老骆突然转过头来问我。

「知道啊。全球资讯网嘛。」

「军人的WWW呢?」

「军人的?不知道。」

「WAR、WINE、WOMAN。」老骆手里的烟飘过他的脸,他又笑
了笑转过头去看着另一场交媾。

想想也没错。战争是不用说了,女人也不用说了,酒嘛,也许偶尔也是必
要的吧。我也拿了罐台啤喝了两口,还没冰的啤酒果然是比较难喝。烟?敬谢
不敏。

同学阿J刚退伍的时候跟我碰过面,从不抽烟的他现在烟不离手。他说在
军队里的压力太大了,就只好以抽烟来发洩一番。儘管他抽烟,不过他的体能
却还是一把罩,毕竟他待的是特种部队。据阿J说退伍以后大概还是準备考研
究所吧,现在景气不好,而且他觉得唸多一点书或许可以让他自己再思考深一
点的问题。对我而言,现在应该没有必要思考退伍后的事情吧,当兵的日子才
刚刚开始,去思考这幺远的事情太过不切实际。只是有时候突然想起来那种倒
数四五百天的感觉真的会很恐怖,彷彿看不到尽头,尤其是当你又有深切盼望
的时候。

返台假放完了,又回到P岛。

其实也许在P岛最适合「撑」下去的方式,就是计算每次倒数返台的时间
,这样感觉起来比较不会那幺久,也比较容易继续撑下去。不过因为下次回台
湾要放的是年假,所以得撑得很久。算了一算,好像要撑几乎快五十天。真是
难熬的日子啊。

返台假的期间很惨。除了连续拉肚子以外,我的皮夹也不见了。还好里面
没放什幺东西,只有一些钱跟军照。只是觉得要重照大头照觉得很辛苦而已,
因为我对那大头照还算蛮满意的,虽然曾经被某人说看起来一付很不屑的样子
,其实是因为脱了眼镜根本看不清楚镜头在哪边,我是大近视一个啊。

没想到才刚回来P岛,就又是一个痛苦的开始。要跑「五百障碍」。

跑五百公尺我不怕,可是加上障碍就很辛苦了。尤其又得全副武装跑,那
更是一种折磨啊。其实我觉得这种东西不用练习,哪天要是真的两岸打起来,
肾上腺素分泌,我觉得五百障碍我可能都觉得只是小意思而已。不过这些都只
能是「我觉得」,「我觉得」也不代表上面的人觉得。

高低栏?没问题。最主要的关键就在于爬竿之后爬板墙,也还好。从高跳
台跳下来之后就到了重要的阶段,壕沟?小意思。平衡木,呃,我平衡感不好
,到了高中毕业才刚学会骑脚踏车,自然真的是用走的。低绊网,埋头苦爬就
是了。随便说说是很轻鬆,可是跑完一次,比三千公尺累上十倍。

还好,我的成绩算是中上,大概只能说太多人比我还肉脚吧。当兵之前的
肚子到现在全都消了,虽然仍然是统一的腹肌,但是起码没有凸出来那幺难看

太阳越来越向南移,白天越来越短。有时候早上起床早点名的时候,感觉
起来像是深夜。

终于轮到张区背值星了。其实他早就该背了,只是因为假的问题,所以之
前都是陈区跟黄区对钉。看他背上红色带,真的有点不习惯。每次在上课的时
候,有问题问他,他就会回答:「你说呢?」(我说?我说我干嘛问你啊我?

结果他才挂上红带子没几天,就被队长狂点到快翻掉。

「张区!你给我连背两个礼拜!」才第三天,队长就暴跳如雷了。

其实张区也不是背得很差,只是比较「ㄙㄚㄇㄛˊ」(军队术语,搞不清
楚状况之义)而已。结果被队长这幺一搞,在上野外课的时候,他就常常问我
们,「喂!我是不是真的背得很差啊?队长好像在针对我耶?」

「区耶!不用想太多啦,还好啦,不会很差啦。」

「那就是说还是有点差啰?」张区居然嘟起嘴来。

「不会啦!不会啦!多加油啦!」

可是过几天以后,一件惨剧发生了。

话说部队每天早点名的时候都要唱早点名歌。也就是那首大家耳熟能详的
「风云起,山河动……」,晚点名更是家喻户晓的「我爱中华」。

这天,早点名集合的时候,分队长阿雄跟阿兴在旁边看着我们整理部队。
我听见阿雄说了一句话。

「哇!天还这幺暗,搞得跟晚点名一样。」

惨剧就是这幺发生的。

本来之前都是由实习值星官来负责早点名整理部队的任务,但是前几天队
长似乎心情特别不高兴,决定撤掉所有的实习干部,让分队长跟区队长负责该
负责的职位。所以早点名也就是由张区负责交部队给队长。

「早点名!」所有人闻口令立刻立正。

「我爱中华、我爱中华……」咦?这不是晚点名歌吗?那……等一下到底
要唱哪一首?

「预备,唱!」

「我爱中华、我爱中华……」看来大家蛮贯彻命令的。

队长脸色有点变,可是他没说些什幺。也许真的是对张区灰心了吧?

这几天的风越来越大了,不只是宣告P岛正式进入冬季,更是一个非常冷
的冬季。随便立正不动的时候,就很有可能会被风吹倒。我走到可以看到海的
地方,看着深夜里的渔船灯火点点,风,仍不停歇。这应该是感觉很舒服的一
个场景。

但是,为什幺,我却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