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口

你说 打给你的我 一开口 总不是开心的事
那是因为 面对你的时候 我只能笑
沉沉的 深深的 我的心是痛的吧 只是我不去想

总是 打给你 五分钟有三分钟 我的沉默 和几个勉强语气词
然后挂上电话 我开始想哭 因为电话那一头 你只有 嗯和 妳想多了 其实是你的不在乎
我知道人们 都想听开心的事 尤其在你说你烦之后 我懂 你需要休息
我总是 深呼吸 把眼泪都止住了
再深呼吸 重打一次电话
人们 儘管是苦笑 笑了 也会渐渐忘了苦 越来越模糊 回到笑的定义 因为开心而笑
电话的那一头 你笑了 因为我笑了 于是又不再去想 是不是一种逃避
你说 我总是哭哭笑笑 你知道 我 这样做 其实在压抑着什幺吧

我的口头禅是算了吧 现在它不只是口头禅了 说算了 就是算了 在心理一并屏除了
想说说心事 算了 再说又如何 太深刻 刻痕太深 谁也没义务 也无力帮你回复
想写写日记 算了 有太多太多 下笔 反而无从写起 写了 也写不完整

其实我被伤的好深 虽然我不想承认
听到我说 好累喔的时候 其实 我被伤的很深 但是不想承认
我想放肆宣洩 所以我说我好累 说我脑袋空白 因为我不想有任何表情
因为心里难过 要笑 是压抑 面无表情 至少可以取得平衡 在我的内心与别人眼里的我之间

很多话耶在喉咙 说不出口?于是吞下去以后 难过 也不再跟别人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