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的日记 20020203

天空为什幺是蓝色的呢?

你的嘴唇为什幺是红色的呢?

今天在树屋里后来的练习,我很喜欢自己说的这两句话。

天空为什幺是蓝色的呢?

你的嘴唇为什幺是红色的呢?

今天在树屋里玩了一整个下午和晚上。

我们尝试着各种实验与练习:只是看,静静地看,专注地看
观察树屋的每个细微的动作

然后在树屋任一个空间内找到一个对象
抓住他的灵魂,模仿他
然后回到工作坊的那个房间内,跳舞。

在树屋的範围内,找一个可以发出声音的乐器
发出十种声音。

传球;流动地传球、接到hold住,再传
stay、follow、reverse、new place

发出声音,节奏,一来一往
两组,三组,和动作

树屋里有精灵,就像宫崎峻的龙猫里有豆豆龙一样
树屋里有精灵,当你站在树屋里,静静地听着风和树的对话,你绝对也会如此相信着

树霸佔了那幢房子,当近百年前的人们遗弃了那幢房子
树接收了它,并且霸气昂然地佔有它

如果说,这是在某个有精灵跳舞的夜晚
然后树就这幺神奇地在一夜间攀爬了整幢房子,你也绝对会相信

怎幺可能,树的根就这样从屋顶落下来
然后钻进墙壁里,再钻出来,再钻进去

怎幺可能,树的根就这样从门檐上落下来
然后垂立于地上,坚韧不移的,彷彿是后天的钻刻雕塑

怎幺可能,树的根就这样密密麻麻地镶在墙上
彷彿这墙一开始就是镶着那些根的

怎幺可能,你光是站在屋子内
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大树的呼吸;哗啦啦,沈沈的呼吸

我站在屋子内,感受树对我的拥抱。

树霸佔着这幢房子,拥有它,并保护着它,保护着自己
;那幺对于闯入的我们,不知道它是怎幺想的。

下午天还很温暖的;真开心自己在台南
不用面对台北哭不停的天空 🙂

不过夜晚来临,风也跟着过来凑热闹;好大的风呢,吹得身子都冷了

天空为什幺是蓝色的呢?

你的嘴唇为什幺是红色的呢?

是的,我那时想起了你的模样

才会有第二个问句的发生;你的嘴唇为什幺是红色的呢?

不能再想你了我想;再继续想你下去,那些曾经的美好幸福只会愈来愈变质

变质,比消失还糟糕。

起码那一些的回忆是真实的;就算再怎幺遥远,它还是真实存在过
并不是一场梦而已哦;要记得。

我还是最喜欢最后的练习;身体听你的,世界就会听你的 🙂

嗯,我知道我什幺时候要停,什幺时候要开始,什幺时候和别人玩,什幺时候自己一个人
直线的,直接的,弯曲的,非直接的,被拉,凝视,通过洞,旋转,模仿,跳舞,看

我喜欢最后的练习,身体是自由的,而我知道我的身体

然后开始说话;我记得,我忘了,我记得,我忘了,我记得,我忘了,我记得

一场和回忆躲猫猫的游戏悄悄展开

天空为什幺是蓝色的呢?

你的嘴唇为什幺是红色的呢?

和回忆躲猫猫;我和你玩躲猫猫。

躲猫猫,我和自己玩躲猫猫;我躲着自己,躲着自己的思绪与感情

我在干嘛呢?

我想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毕竟太陌生了,现在
不过这样好,这样好;这样彷彿可以忘记你;这样好,这样可以忘记你。

原谅我暂时无法和你当朋友,在我们恋情结束的时候

我还学不会在伤痛一个人的时候,如何与他做朋友;我太笨了,我学不会。

「你以后会怎幺写我呢?」

我,每天都在写你…….

如果连过去幸福的喜悦都记不得,那幺我想我的确忘记你了

可是这样的遗忘好悲哀;连过去幸福的喜悦都记不得

看吧!这就是一直这幺伤痛地想你的缘故;怎幺可以连曾经的幸福都忘记呢?

愈来愈像一场梦了;可那一箱回忆明明就摆在我房间的角落呀!

烦死了,这样的自己真惹人厌! \_/

下礼拜六日要演出呢,真是令人期待

一切都还在发展中,在树屋里会有很神奇的力量

你会喜欢那里的,如果你和他近距离接触了 🙂

也许,剧场之于文字,更适合说是一种治疗。

文字常常只是一种习惯,一种多余的描述;也许。

也许;天空是蓝色的,蓝色是多余的形容词,天空是多余的指称
你的嘴唇就是你的嘴唇,红色是我多余的附加

也许,我根本不用和回忆玩躲猫猫,不用和我的思绪和情感躲猫猫

可是我真能清楚感知我的思绪与情感吗???

这真是个难题;也许我也会发生内省错误,哇哈

也许我喜欢,或者只是习惯;也许我习惯,更甚是喜欢吗?
(说给你听的,我的体内正开始一些事情)

我骑着小骆驼在月亮里奔跑
月亮里没有沙漠,可是有可以让小骆驼喝水的绿洲

绿洲的湖水里有森林的影子
我骑在小骆驼的上头,怀疑着要不要往森林里去

小骆驼没有我聪明,牠正乖乖地等着我给牠指示

月亮上绿洲的另一头养着髦牛
会呼噜噜地喘着气;此刻,牠正怔怔地凝视着我。

天空为什幺是蓝色的呢?

你的嘴唇为什幺是红色的呢?

又饿了;老实说,麦当劳现在那两支小鸡翅还挺好吃的;虽然真的很小 \_/

呵呵,鸡翅为什幺是鸡翅的颜色呢?哇哈 😛

明天下午也要去树屋呢!go go go!!! p^_^q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