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终端的旋转木马

天空藉由莫名奇妙的骤雨宣洩自己的不满,
咚 咚 ,咚,咚,咚咚咚咚……..
然后就这样一整天湿答答的,
天空可能是不高兴很久了吧,我想。

frankincense和geranium egyptain薄薄的香气紧贴着毛细孔,
我的不高兴透过aroma蒸散在空气中,
淡淡的,挥之不去。

也许我们使用的是不相同的语言吧,
我用的是阿曼尼罗克的语言,
你用的是拉赫尼洛夫的语言,
为什幺是阿曼尼罗克与拉赫尼洛夫呢??
为什幺不是罗尼克阿曼与尼赫拉洛夫呢??

焦焦蜂与卡罗蜂,嗡嗡嗡。

焦虑与烦闷不停的累积,
堆啊堆的与天花板只剩下0.5公分不到的距离,
只要用小指轻轻一碰就会哗啦啦的全部倒下来,
哦,可能不必用到小指的地步吧,
只要站在跟前,呼的轻轻吹口气就会乒乒乓乓的砸得满头满脸吧。

就是这样…,距离不到十公分的脸庞,
甚至可以感受到你长长睫毛一煽一煽扰乱的空气,
但是我却觉得我好像站在Jungfraujoch,
对着站在Titlis的你大喊似的….

喂~~~你听得见我吗??

我的字句却被寒风拉扯的七零八落的,
一句话也进不了你的耳朵里。
颓然的坐在山头,为什幺会这样呢??

一旦身体的某一个器官使用过度时,
其他的器官恐怕会迟钝的失去知觉吧。

我连笑,都懒得了。

欢乐的旋转木马,叮叮咚叮叮咚,
不停的旋转。
背景音乐,动物狂欢节。
叮叮咚叮叮咚…

没有尽头,没有出口。
看似欢乐的旋转木马,没有终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