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6/15

指南山边压着层层的乌云,重重的低气压
回蕩在潮湿的空间,暗示着即将要倾洒的
大雨。

轰的一声,远边天空闪耀起摄人的闪光,
须臾间,天与地以直落的水气连接起一长
串的绵绵雨阵,在水与地交接的剎那,水
以汽化的姿态,摧毁了燥热形成的无形碉
堡。

偷得半日的闲暇,我躲在寝室看雨,欣赏
着长长短短的绵绵雨势,看着水漥溢满流
窜,在直直斜斜的雨阵中,它不停的重复
着相同的承受与必须。

突然间心涨满了起来,许多看似必须的承
受却在不断的填饱中,断却了他应有的连
结;是幸也罢!是不幸也罢!不断的承受
的过程中,我是否也向水这般的必须流窜
与逃离。

时间还来不及开始,却也指向着它所惊讶
的结束,在还不及享有的岁月裏,我以这
样的速度飘逸,在一切都不确定的时间中
,我真能任意的转身而走?

是谁决定了结束,是你?是我?还是所有
开始就已经决定了这样的结果;时间似乎
是握不住的尘沙,在摆蕩间,它忽而的从
指缝裏流失去他相对的实在。

无心的岁月,必须这样开始,我回不到过
去,似乎再也回不到过去了,看似开始的
现在,怎有着肃穆的秋意;远方的落雷以
他惊人的轰击数落着,尘间汲汲的人们,
以它哀嚎的泣诉,想说着这一段天地之间
的久远的故事,天地有雷泣诉他们所有的
过去与不平。

而我,却只能任其水漥,浑浊、涨满而流
窜飘离。

天堂是你必须用死亡交换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