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的焦虑

拜託….有点什幺事来转移我的注意力….

这週末天落雨,被困在宿舍动弹不得,某某人的文学批评课巳经发了五十多页的
讲义,应该要读完才对,可是我却在宿舍里打混滚来滚去什幺事也无法完成,明明
是很有趣的topic,却因为它是课堂上的required text,所以读不下去,这是我假设
的原因,其他的,倒是读完半本荒人手记,几页鲁迅的小说,连那本放了很久的性别评
论,也发现其中有趣的篇章开始欲罢不能,室友过期的联合文学翻了很多遍,可是连
一点点份内该做的事都没有完成,真要命><

后来闷在木栅受不了,顾不得雨势正猛,一个人坐车出去乱晃,本来计划只要买几双袜子,
却意外发现猫咪铅笔盒如获至宝带回来,深蓝色的马克杯发现放在书架上颜色太沈,
只好移到桌上,因为桌面是白色的,衬在一起颜色就柔了,该死的商业策略,永远在货架
上打黄色光,害我们很多东西买回来才发现颜色变了,所以我每次在店内拚命找有自然
光的地方看看色彩有没有骗我,在这种时刻,这真是没意义的举动.

本来出门前要打电话给你的,结果到宿舍你才回电给我,一问发现两个人都被关得受
不了,都跑出去逛街,你开始发牢骚,说不知道要先考研究所还是先工作,焦虑在话筒里
发酵,我听就知道了,那是属于我们这些人的特有气味,某种迷路的慌张茫然,这几天暴
躁到想揍人,连读到一篇将文学过度道德化的的文字都抓狂了一整天,像个神经病一样,
这个暑假我练了二个月的麦克笔,看到字就写,近似强迫性洗手,计划好要唸的书一个字
都没碰,到开学清楚告诉自己,正式放弃了,不是太难之类的问题,而是决定彻底摆脱那
个形象,再撑三年的话,二年前曾经困扰我,以及此刻再度严重扰骚我的问题,会用更暴
烈的方式跳出来狠狠再揍我一次.

小雅,我的问题在于根本不想拥有我们目前的优势,这社会很现实,一出去就开始检查
你有何经济价值,我们在大学唸的什幺人文基础啦文本分析甚至推而及于对事物的看法,
,通通没用,只看中你近似翻译机的拟态功能,所以我们会被要求帮忙做同学妹妹的
翻译作业,家人字幕看不懂要帮忙解释,还有其他的等等等等…他们好羡幕,另一种
语言因为国际地位的强势连带也被神圣化了,而我真正喜欢的东西,我急欲传达给人的,
没有位置可以安放.

原先决定要考的所本身是好的,可是,再继续上去的话,还是丢不掉原有的标籤,
所以,决定先流浪一阵子,等到够自由,等到我有余裕去做一些家人看来都很没用的事,
再彻彻底底的转弯.

wisest is she who knows what she knows no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