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幺样的开始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结束了这些时间以来的相处生活,
看着房间厚厚的尘埃,似乎离开是有了一段时间。

手拿着桌布一时间我却不知道该要从拿裏下手,地板、
书桌、书柜都散发着种久未整理的淩乱,算了!我想就
任他这样吧!反正过不了多久我似乎又要继续的飘离,
而这间房间也早就习惯它不归的主人。

抓起抹布,抹了抹桌上的灰尘,看着一角的出货单,心中
想起姑丈说这期的德国货件必须补货,R4014的螺丝似乎
有所不足,而必须的备料明天还要重新的验对一次,后天
的柏林之行似乎也必须和那裏的分公司联络。

满满的旅程,早在期末考之后,就以鲜红的姿态出现在我
的记事簿中。

突然间,似乎觉得许多的心情来不及整理,许多的情绪还
来不及找个依靠,就必须自我消解。阿公的突然倒下,癌
细胞以着相对的时间,扩散着它的侵蚀。现实中,清醒的
必须继续,倒下的却也坚持着他所不愿的放弃,半个小时
的止痛药却成了病人继续的努力,活着是?了什?,生活
又是怎样的必须,时间一个接着一个推挤着这样看似清晰
,却又模糊的生命。

顺手转开手边的音乐,流泄一室的音符跳要着他所有的节
奏,在昏暗的室内我合上眼,好长的时间裏我逐渐的失去
我所有的能力,苍茫的天地间,我以如何的过去、现在面
对将要的继续,深深的吸气,想将自我的胸腔扩大,好在
这吸纳间重新获得我所有的勇气,而这时我最不需要的是
回忆,而所有的凭藉也不应在依靠感情,就如你所说。

重新的转亮灯火,我想该是打电话联络一切的时候。

天堂是你必须用死亡交换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