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感想

我是家中老幺。有一个弟弟。
换句话说,我有一个拜把的小弟,是我非常要好的同学。
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
最近思忖和他的关係,想想,很好呀~就这样子,最好不要变了。

交过几个男朋友,每一段感情都风雨飘摇,从我口中吐出的例如抱怨、诉苦,
若是具体的东西,恐怕可以在我弟身边堆成一座小山了。
他就是这幺的……老是这样倒楣地听我一箩筐伤心的爱情故事。
其实倒楣的是他有一个认不清爱情品质的大姊,却又离不开爱情。

偶尔他也会朝我丢来几许困扰,诸如唸书唸得烦、交不到女友之类的事,
不过通常循着的模式则是:最后他说他的烦,我抱我的怨;各说各话却相安无事
,并且各自均得到发完牢骚的舒适感。
几年前我们就说过了:恐怕我们是住在各自的星球、操不同的语言却相处无碍。

这几天脚受伤了,他便关心地骑车载我去就医,甚至,说要带我换个医生,
让离奇扭伤的脚快点复原。后者没成行,但我已非常感动了,不过,不动声色。

同时间,怀疑自己是被另一个男人欺骗了感情,拿起话筒就对着小弟哭了起来;
第一次这样「哭」诉,着实让他愣住,半晌才认出是我,却也任我从头哭到尾,
兼及反覆提及放不下两个男人的心情。
明明再过几天要考律师但法条还没背完的是他。

我开始觉得自己无法想像,一旦没有这样的小弟在我身边了,
以后失恋,我要向谁说苦呢?情人们只会一个个来了又走,如果弟也离开我,
我会孤单且绝望的。

这样的关係就好,浓度不多也不少。然而和其他人牵了手、亲吻、拥抱、
多一些抚触……之后,我与其他人便失去这样的好关係,并且最终导向分道扬镳
与我的不捨和悲痛。就像曾经与一个男人只想维持这般的好距离,却又禁不住
好奇而超越了範围;接着,感情渐渐失去纯粹,最后是断裂,匿迹,若隐若现,
暧昧地接合,断裂,匿迹……,让人无力方休。

我笑过、哭过,保留不住纯粹感情的我,其实,是痴还是癡呢?

中秋后两天,月亮更为明亮。沿路向车窗外望天,一开始以为月亮大的失真,
有些科幻的味道。笑笑自己,是在瞌睡吧~

因为仰视,偶尔她被隐瞒在建筑物后方,一待显出于建筑物的黑影边缘,我心里居然
有种因期待许久而来的雀跃,像个孩子。偷偷以为自己个孩子,默默企盼着回到家还能
跑去阳台享受淋在窗台上的月光。

在书房,关了灯,溶溶的天然的光线,真透进窗玻璃来逗我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