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如果我再相信你的谎言,那幺我连自己都不会相信。

太阳很大,我骑着车到处晃,弄不懂为什幺不好好坐在家里
吹冷气。也许只是想逃开那样的压迫,逃开对你的思念。想
你在电话里的无情,想起你说我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是的
,我最该负责的是不该爱上你,不该相信你;你每一次斩钉
截铁的话都是假的,从 E 的事情发生开始,我早该放你自由
,早该认清你的爱情不过如此,才不会后来有 A, S, H,的事
情发生。可是我还是试着去相信你,直到这一次你的自圆其
说荒唐到我忍不住侮起耳朵。

我要怎幺相信。

怯懦如我像个影子一样,让你呼来唤去,卑微而不可见。太
愿意相信你的谎言,以致于现实逼到眼前的时候还必须装聋
作哑才能费力呼吸。It is enough. 我让你自由。也许我讨
不回公道以及一份完整的爱情,那幺就算我欠你的吧,今后
,无论任何原因或理由,我们不再交集。

相爱的感觉离我们很久了,不是吗。

从第一次的破裂以后,其实我曾经尝试要相信;然而短短几
个月之后我们同居开始,就常在你的电话或信件里看到不同
女孩跟你的超友谊关係。我不懂你们,所以无法界定,但我
知道你们之间不只是友谊而已,这是个非常明确的感觉。你
的不拒绝和若有似无的主动,我看在眼里一次一次把泪水嚥
了回去。我不是没有感觉,然而一点一点被你消磨掉的不只
是伤痛的感觉,还有我对爱情的信任,我对你的爱。

你的确什幺都没做,的确我选择和你相爱该是我自己该承担
的。你只不过狠狠伤害我,用各种方式来折腾我,爱到这样
,我只能确信,我再也不能信任你了。你去吧,去找你的网
友,去找你的一夜情,去爱那个有男友又可以跟你牵扯不清
的女孩吧。你们的爱情如此模糊,或者说如此自由。保守的
我并不懂,只能这样推断,婚前如此,婚后又会改吗。

不爱我就不要承诺,不要说你会改。

你很聪明,我知道;我很懒,你也知道。一句相同的话我这
幺一次次求你做到,也是反常了。如果你真的爱我,不会不
懂专一对我的重要。然而你也不过这样做了。你说你跟我在
一起的时间内从来没有对不起我,也许我们该好好理清一下
什幺叫在一起。是不是我们吵架的时候你就视同分手,是不
是週末彼此分离是就叫分手。你让我从放任你到最后处处限
制,到最后不得不走到彼此伤害又是为了什幺。

如果这是爱情,我看不到你的重视;如果这是爱情,我看不
到自己的放心。两个条件都不成立,于是,这叫伤害。

一切都终止,不再,不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