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聚神话

嘿咻,将机车稳当地和其它车辆并卧在格子上,脚步追上变灯的速度,呀呀,好眼熟

的女子,那身衣服真是漂亮,粉红的窄裙和白色的披肩,在夜里整个人都亮起来似的

,牵着她手的男友真是幸福呀,可以一亲芳泽……呸呸呸,男人脑袋尽是想这类事,

扭开目光,看看家聚的餐厅。看看手錶,呀呵,算得刚刚好,我应该又是最晚到的一

个,你知道迟到有什幺好处吗?这样就不用挑位子,只坐在学姊旁不好,跟学妹攀谈

也是挺怪,最怕是没人想坐在你旁边,整个家族就我一个男的,若不识趣地坐下,哎

呀呀,应酬还真有它的学问,还是我心比别人多生几个窍儿?

赶紧点了简餐,食不知味是一回事,动不得舌头也只好和饭菜搅和啦,一副埋首扒饭

的样子还真有点拙,依照惯例,我的座位在角落,反正也没人瞧见。

学姊和学妹努力地经营话题的畅通,有时带上一两点的笑声,我只有奉送配合的笑意

,啥?某某人跟助教谈恋爱?这等事我还没听过?啥?甲班乙班几名班对合了又分,

分了又交?唉,世事无常呀!啥?学长追到学妹……系上出名教授的神话故事又在大

家口耳间相传,上不了陈腔的史册,也进不了烂调的忠烈祠,此时此刻正是新鲜的话

题下酒菜。

用完餐,还是没人跟我讲话,两个学姊,三个学妹,四个穿裙子出席,一个穿七分裤

,一个穿长袖牛仔裤,两个脚指甲上涂指甲油,怪哉!女孩子为什幺要在脚指甲上涂

指甲油?呜…没事数这干嘛?作分析吗?学妹穿得好漂亮,为什幺哩?让自己赏心悦

目吧,啧,还是我直属的学姊最令我佩服,至今未曾见过她穿过一次裙子出席,她的

特别反令我留下印象……一一为每人的穿着下完定义后,时间还是慢慢地走。

该不该继续保持沉默呢?故意不讲话会不会让学姊学妹心生一种冷淡我的罪恶感?哎!

算了吧,好好聊妳们的八卦吧,个人的喜怒哀乐本就不是家聚的话题,啥?哪个老师不

会当人?啥?以后要考研究所还是会计师?啥?暑假要干嘛?我都要升大四了还能干嘛

?如果可以,我想听到『学弟,送旧怎幺没看到你?』,哈哈……有来没来对方也不在

乎,家族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不行,心情越来越沮丧,什幺?话题聊到一句:「恋爱会让一个人变好?」,我暗自

皱皱眉,开始钻牛角尖,钻呀…钻呀…恋爱让一个人变好?可不是嘛,自己选到想要

的爱人还能说不好吗?别人可惨了是不?天天送宵夜献殷勤最后只搏得女主角的一声

:「对不起,我对你没感觉。」,恋爱让一个人变好?我去你的乌龟王八蛋,恋爱会

让人变穷我还比较激赏些。

不行…越来越偏激了,咖啡端上来了,有没有人发现我每次都点咖啡呀?有没有人问

我为什幺要点咖啡呀?没人问,算了,也不会有人想听,摇动吸管继续消磨时光吧!

戏剧性地意外发生了,服务生打翻了杯子贱湿衣裳,咦!服务生有的戴耳机,有的没

戴耳机,啧,这家店真高级是不?喔…谢谢,真是谢谢,副店长亲自为我倒茶水,看

他肥胖的身躯不禁佩服为他量身订作的超宽大长裤,嗯…两点钟方向好像是一场公司

的聚会,呀,可真是酒酣耳热呀,笑得真是欢畅的嘴脸,呜….入商场以后的我也是

如此吗?

开始上洗手间啦,正想突破家聚中沉默少话的纪录之际,啊!直属学姊过来跟我谈话

啦……学弟,在学校好久没看到你呢……妳说勒…两个不到20个学分的人会在学校碰

到才见鬼了。算啦算啦,承妳过来相聊的情,萌生一丝丝歉意,….毕业典礼,约我

一起照像的是诗社的学姊,却无妳一丝音讯,究竟哪一个才是我真正的学姊呀?

呀呀,聊天进入空窗期,怎幺啦?大家没话说了吗?学妹开始交接家族资金了,然后

大家起身离座,一切步入尾声。

好好…再见啰…呀!那不是学妹吗?真巧,我也要过马路,跟她说几句话好了,呀,

妳怎幺走那幺快?那幺想躲我吗?哼,不想理我就说清楚,躲躲藏藏真让我瞧不起妳

!有什幺误会也不说个清楚,我想八成那次跟妳生日约出来有关,真是的,已经骑上

机车走了!女生真没担当,既绝情又ㄋㄠ种!

每次聚餐都把不愉快也吃了进去,屈指算算,还剩一年,终于理解毕业的学长姊为何

不来家聚了,呜……这种叫啥来着,恶性循环是吧。


「以大地引出天上之力 我以雨之精灵命名
取出我的佩剑 消灭世间一切虚假。」
「不要…!」伦意识到他的举动。
康洛森对她轻鬆地笑着:「我将回归于自然。」
十五种魔法同时击中他身体,他左手同时缓缓地挥下,一瞬间,所有的事物
都消失在白色的闪电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